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 学习交流 > 正文

榆阳、神木、府谷、米脂老年大学办学现状与思考

2020-09-27 10:54:59   来源:   点击: 【字体: | |

  2020年,在我市老年大学规范化发展的关键时期,受疫情影响,全国老年大学无奈停课,给全市老年教育发展带来了一定不良影响。但与此同时,也为我们提供了沉淀思考、积蓄力量的机会。当此之时,省委老干部局出台了《陕西省示范老年大学评估标准》《陕西省示范老干部活动中心(室)评估标准》和《陕西省示范老年大学示范老干部活动中心(室)评估办法》,为全省老年大学和老干部活动中心的规范化发展提供了参照。为了传达学习好上述三个文件精神,了解县区老年大学发展情况,推动全市老年教育规范化发展进程,市老年大学分三个调研组赴全市12个县、区、市进行了调研。第一调研组由校长惠振苏带队,成员有马宏霞、贾晔、牛彦雄、万荣荣,负责调研榆阳区、神木市、府谷县和米脂县的调研工作。经过梳理总结,形成如下报告。

  一、现状与评价

  (一)机构改革情况。4县区均已完成机构改革,其中榆阳和神木是将老年大学合并于老干部活动中心,府谷和米脂是将老干部活动中心合并于老年大学。两种方式各有利弊:将老年大学并于活动中心,因活动中心机构性质和归口部门明确,有利于未来发展的稳定;将活动中心并于老年大学,有利于保障老年大学的主导性。此外,将老年大学与活动中心合并,本就有利于二者“教学”与“活动”“学”与“乐”的衔接,有利于各类资源的整合,例如上述4县区机构改革后人员均有所增加,壮大了工作队伍;神木改革之后对办公楼重新规划,提升了利用率。


  (二)基础设施情况。受经济发展状况、领导重视程度等因素影响,4县区老年大学基础设施情况亦很不平衡。神木市老年大学与老干部活动中心共用5000余平米办公活动场地,整合后将有更多教室用于教学,且有标准的排练演出场地;榆阳区、府谷县、米脂县均为旧办公场地整合而来,教室少、面积小,府谷教学面积300平米,榆阳和米脂仅100平米左右。为了改善环境,各县区均做了相关努力,榆阳正在争取与区工人文化宫协调闲置场地,米脂正在争取农机校院内更多场地。由调研情况来看,场地问题是全市所有老年大学共同面临的问题,即便是场地较大的神木,也远远难以满足老龄化社会下急剧增长的老年学员需求。因此,大力发展分校、教学点,以多种方式实现多点办学,是我市改善基础薄弱现状的必由之路。


  (三)“一县一品牌”创建情况。榆阳区将掐丝珐琅、榆阳剪纸和榆林小曲定为品牌专业,并已取得显著成效,特别是掐丝珐琅和榆阳剪纸,老师和学员创作的作品已经成为榆阳区官方礼品的重要组成部分;府谷县将二人台定为品牌专业,此专业成立于2015年,已具备一定基础,2019年9月聘请陕西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二人台传承人刘美兰担任教师后,影响巨大,已形成一定品牌效应;米脂县将太极定为品牌专业,因县域内太极专家和爱好者众多,群众基础广泛,目前已成立协会,并建档立卡;神木拟将杨家鼓定为品牌专业,目前正在与有关专家进行可行性论证。综合来看,榆阳和府谷“一县一品牌”创建工作已初步形成品牌效应,榆阳区掐丝珐琅虽非榆阳本地特色,但有榆林小曲和榆阳剪纸作为补充,且掐丝珐琅在我市范围内亦属独树一枝,具有一定产业化发展前景,潜力巨大;府谷二人台属非物质文化遗产,符合“一县一品牌”专业创建工作初衷,且能充分利用名人效应,扩大影响,成效显著;米脂太极拳虽然群众基础好,专业人才多,但未突显当地特色;神木杨家鼓特色鲜明,但其对体力、场地等要求较高,后续推进仍需科学研判。


  (四)疫情期间教学情况。疫情期间,4县区均以不同方式开展了教学工作,在远程教育、沙龙式教学等方面积累了一定经验。榆阳区根据课程特点、学员状况和教师结构开展个性化教学,书法课由年轻教师开展网络直播授课,掐丝珐琅和剪纸由教师在自己工作室开展兴趣沙龙进行师徒式教学,合唱团和舞蹈团在专人监督下进行小班授课;神木、府谷和米脂均采取录播或直播的形式进行线上教学,府谷县还开设了“运动课堂”“开心课堂”“防疫课堂”和“养生课堂”等4个公共课。远程教育作为全国老年大学都在研究和发展的一项工作,此前一直推进缓慢,此次疫情期间,各县区均对此进行了探索,特别是府谷县,将专业课与公共课都纳入远程教育范畴,成效显著,值得借鉴推广。

  二、经验与启示

  (一)立足实际,改善基础设施。疫情停课期间,榆阳区重新铺设了校园地面,整修了教室,进一步改善了办学环境;米脂县对仅有的2间教室重铺了地板、新置了桌椅和多媒体黑板、增设了更衣帘和坐椅式排柜,进一步优化了学习环境。这些好经验好做法启示我们,对于基础设施方面存在的问题,不仅要突破“小”的局限,同时也要着眼“精”的打造,在“细”处下功夫,为学员提供更舒适、更人性化的学习环境。

  (二)多点办学,扩大招生范围。榆阳、神木、府谷在多点办学上都已经积累了一定经验,在部分乡镇和街道社区办了分校或教学点,特别是榆阳区,基本实现了全覆盖,府谷和神木乡镇和街道分校教学点办学质量也较高,极大地方便了老年人就近入学。各地多点办学采取的方式多样,或与街道办事处、社区服务中心、新市民中心等合作,或与社会团体合作,管理模式也多因地制宜、方法灵活。给我们的启示是,在多点办学的需求仍在不断增加、方法仍在不断探索、规模仍在不断扩大的情况下,要进一步加强各地交流,整合推广经验,实现资源共享,共同进步,力争全市老年大学(学校)和教学点遍地开花,让老年人处处可上学。

  (三)着眼长远,发展远程教育。此次疫情期间,各县区均开展了远程教育,虽然效果参差不齐,但积累了宝贵经验。给我们的启示是,在信息化急速发展的当下社会,远程教育不应该仅仅作为应对突发事故的被动应激措施,更应是丰富教学方式、扩大教学范围的常态化需要。在各地办学场地严重不足的情况下,开展远程教育,在疫情结束后,仍可作为线下教学的补充,让更多无法入学的老年人获得学习机会,而且其宣传意义亦不可忽视,对于扩大影响力能起到积极作用。

  三、问题与对策

  (一)关于办学场地和经费不足、机制体制不顺等瓶颈问题。经调研发现,在场地和经费问题上,部分县区经费紧张,部分县区经费充足但场地协调困难;在机制体制问题上,则普遍存在归属不明、单打独斗的现象。此类问题或因当地政府不够重视、区域经济状况不佳,或因顶层设计不完善,首先要认清现实,努力“戴着镣铐跳舞”,在有限的资源下尽最大努力做好现有工作,例如大力推进多点办学、加大宣传力度等;其次要找准根源,坚信“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多跑多要多发声,争取领导重视,寻求更多资源。二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只有把现有工作做好、宣传好,才有争取领导重视的资本;只有争取到领导的重视,才能获得更多资源,把工作做得更好。

  (二)关于专业人才和师资力量匮乏的问题。此类问题亦属普遍存在,老年大学的工作人员,大多没有教育工作经验,即使有教育工作经验,也因面对老年人这一特殊群体而显得捉襟见肘;老年大学的教师,基本为外聘,流动性大,水平参差,2018年开发的公益性岗位,虽然发挥了重要作用,但数量有限,杯水车薪,无法改变现状。针对这一问题,一方面要县区自身发力,把学习老年教育业务知识作为考核工作人员的重要内容,同时为工作人员提供更多外出交流学习的机会,切实提升工作队伍专业素养;对于教师,要建立更加稳定的后备教师库,制定规范的招聘、考评机制,把理论研究与教学工作同时纳入考核范围,把学习老年心理、老年教育等相关理论作为硬性标准,直接与薪酬挂钩,同时为教师搭建交流学习平台,切实提升教师队伍专业水平。另一方面,要市老年大学发力,多组织全市范围内的培训、交流、研讨,搭建学习平台;探索建立全市统一的专业人才库,进一步整合资源,储备力量。

  (三)关于教材、教学大纲不统一的问题。此类问题亦属普遍存在,各县区均存在教师擅长什么教什么、更换教师则课程无法统一的现象。针对此问题,各县区要结合本地实际情况,制定统一大纲,依纲定人,依纲定教;市老年大学也要积极探索,学习先进老年大学经验,组建专业团队,编写符合榆林实际的教材和大纲,争取实现全市统一。

  (四)关于信息宣传不到位的问题。经调研发现,各县区信息宣传工作除府谷做得较好外,均存在一定差距。对于此问题,首先要认识到信息宣传工作对于老年大学的重要意义,只有宣传好我们的工作,才能吸引更多的关注和支持,掌握更多的资源和力量。其次要充分利用各类媒体,除县区各类官方媒体外,要建立自己的公众号,探索通过抖音、快手等流行媒体进行宣传;第三要在宣传内容上下功夫,找准热点、亮点、感动点、关注点,做到细与实,杜绝大与空。

  总之,此次调研所见,亮点很多,痛点也很多,但面对难点,各县区都在努力寻找突破点,我们相信,老年教育必能通过这一个又一个“点”的鞭策与积累走向繁荣。

榆林市老年大学第一调研组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榆林市委老干部局印发《指导意见》引导新时代离退休干部发挥优势作用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