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榆报助我两次跳出“农门”

2019-06-12 15:14:45   来源:   点击: 【字体: | |

  人常说:知识改变命运。美国前总统尼克松说:“机会加命运就是前途”。柳青说:“人生前进的道路是漫长的,但关键处只有几步”。我说这话真不假确有道理。这里我不说命运,但机遇对人生成长道路的选择往往起着关键作用。回眸我的成长经历,榆报曾助我两次跳出“农门”见证了这一点。是榆报为我提供了改变命运的信息,才使我离开了面向黄土背朝天的农民行列,使我第一次跳出“农门”成为一名国家干部。

  一九六二年正值国家三年经济困难时期我初中毕业,在“一颗红心两种准备”、“支援农业生产第一线的”号召下,我放弃继续升学的机会返乡参加农业劳动。同年冬推选我担任生产大队会计。当时大队办公室里除了一张桌子、一台旧式手摇电话机、一个纸质广播碗碗外,就是经十天半月后才能见到的唯一的一张周三刊小版面的《榆林报》,这在当时是全村人能见到的唯一的新闻媒体了。那时我成年累月跟随农田基建队打坝修梯田,我常带上《榆林报》在劳动休息时把时事政策、重要社论等念给大家听。一九六五年夏季的一天,和往常一样在念报时,忽然眼前一亮看到榆报登出的中等专业学校招生的消息,允许回乡社会青年报考。我如获至宝,一阵欣喜反复看了几遍,第二天去公社打听后报了名,但距考试时间只剩几天了。由于我已回乡三年再未看课本,觉得很空虚,找到课本后粗略地重温了两天半,就匆忙忘跟随全公社二十八名报考的农村青年徒步六十华里去县城考了试。一个月后全公社考上的只有五人,我被录取到榆林农校。一九六八年毕业后分配在靖边县农口参加了工作。值得庆幸的是改变了我的命运,如果没有当年《榆林报》提供的招生信息,说不定现在我还当农民呢。从此我与《榆林报》结下了深厚情谊。

  在工作岗位上,订的报纸多,但《榆林报》我是必看的。作为党的喉舌,报道的是发生在当地的新闻,是时事政策顾问,学习生活工作的良师益友,是充实自己的精神食粮。在文书工作中,我投给《榆林报》的第一篇稿件是一九八一年二月二十六日榆报头版二条刊登的《靖边县贯彻政策畜牧业大发展》的通讯报道。当我第一次看到自己的手稿变成铅字,心里高兴了一天,机关里传开了,令同志和熟悉我的人刮目相看,一下轰动了农口。自此,我越有写稿投稿的信心,经常结合机关业务工作动态和身边发生的新鲜事写成稿件投给《榆林报》编辑部,也多次接到编辑部寄来的宣传导向等资料,也参加过多次有关单位举办的通讯员培训会。记得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听了《陕西日报》记者梁国章关于新闻通讯报道的讲解,使我受益匪浅。他讲到新闻的特点新、短、快,贵在新短,要有时效性,指导性,切合当前形势。写法上要按照时间、地点、人物、发生事件的经过和结果五要素交代清楚,看后有教育意义,写消息不可自己评论,通讯可详细描写。杜绝“烂婆娘的裹脚布又长又臭”,还提醒要尽量“多栽花,少栽刺”。要深入第一线才能采访到有味道有价值的新闻。通过培训,我的写稿能力不断提高,随后我写的《要加快培育细毛羊新品种》、《我区成立陕北细毛羊育种委员会》、《董教授谈毛驴》、《王自笑养鸡致富》、《安全用电 严防火灾》等三十多篇以“巴掌大”“豆腐块”见诸榆报。更可喜的是一九八O年八月十三日《陕西日报》第三版刊出我写的《夏季药浴羊子发生中毒咋办》一文,另有《陕北细毛羊育种工作取得进展》、《适时配种多产冬羔》、《榆林地区举办草原工作者讲习班》、《靖边县多年坚持绵羊杂交改良经济效益显著》等十余篇在《陕西科技报》刊出,得到上级部门的认可和夸奖。一次省农业厅的杨发农同志在听取工作汇报时知我的名字后说,从名字就知你是搞农业的,我说是父辈按照家谱辈字起的名,这是巧合。

  一九八三年底正值县级机关机构改革期间,我离开工作十五年的靖边调回米脂县。记得当时人事局长问:你是不是经常在《榆林报》上写文章的那个常某某,我说是,又知我原有八年的文书工作经历,后查看了档案将我推荐调入县政府办搞政务秘书工作。我没想到我在《榆林报》投的稿会在家乡陌生人中产生如此大的效应,这是榆报助我离开大农口第二次跳出“农门”。

  面对文山会海和繁忙的文秘写作,整天团团转,有时昼夜加班,但我很快适应了。单位给我订了七种报刊,经常翻阅浏览,充实自己。由于我酷爱新闻写作,工作再忙也没忘记给榆报投稿。每当我跟随领导下基层搞调研回来后,常常把所见所闻有新闻价值的新鲜事整理写成稿件,更多的是在晚上的灯光下完成的。常常是下班后别人逛街、拉闲话、打扑克,我在电灯下写稿件,觉得不写出来不过瘾,某种程度上已成为我的职责和自觉行动。在米脂工作的二十三年里先后有《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项目评估组来米脂考察》、《白云花自办小学育桃李》、《粉条生产要实行改革》、《个体户常其林举办中国象棋冠军邀请赛》、《残疾人何仰录干上钉鞋活不再吃救济》、《同专家共商翻番大事》、《地膜西瓜大增产》、《米脂科普工作抓出成效》、《瑞典非政府组织联合代表团访问米脂县》、《米脂县付食公司销售变质猪肠油被罚款通报》、《瑞典专家来米脂考察》等六十多篇消息、短讯、通讯报道、评论在《榆 林报》刊登。其中一九八四年的四月份一个月刊登了四篇。还有更多的是一句话新闻以“火柴盒”大小填补了报纸的空白。另外《白云花自办小学育桃李》一稿被陕西广播电台播出,多次获得有关部门的奖励。

  退休后老干局给我赠订一份《榆林日报》,一份《陕西日报》。虽年近古稀,但由于对《榆林日报》的深厚情谊,始终不忘学习,关心国家大事,看报纸是我生活中必不可少的,每天都要看一小时的报纸。有的同志说,现在进入信息社会,网络等媒体那么方便快捷,你还看报纸,我说多年养成的习惯一下改不了,网络上又费眼不习惯。另外我还写了《走进石沟》、《走基层有感》、《赢得“好汉碑”的常得贤》、《赞习马会谈有感》、《从兑换纪念币所想到的》、《赞习主席二十国集团峰会演讲有感》、《登卧龙山》、《建军九十周年阅兵观感》、《咏古榆》、《观波罗古堡横山起义旧址有感》、《观五圪堵水库》、《观雷龙湾瀑布》、《登长城》、《我赞美“一带一路”》、《沙家店战绩彪炳史册》、《电影“英雄儿女”背后的故事》、《永久的记忆》等二十多篇诗歌、散文、回忆录、红色纪实文学、随笔等在《米》杂志、《银州诗苑》、《榆林老干部工作网》发表。今后,我将在有生之年继续写下云,奉献余热回报社会。

  在《榆林日报》七十华诞来临之际,我深表祝贺。向曾为《榆林日报》付出辛勤劳动的全体职工表示敬意和感谢!愿《榆林日报》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导下,紧跟时代,唱响主旋律,传播正能量,再创新辉煌。让《榆林日报》更加深入人心,越办越好。

  

 

米脂县退休干部第二党支部委员:常春耕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当老实人,说老实话,做老实事,天长地久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