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沙家店战绩彪炳史册——纪念沙家店战役胜利71周年

2018-11-09 11:15:37   来源:   点击: 【字体: | |

  1947年8月18日,著名的沙家店战役战斗打响,20日晚胜利结束。正式战斗只有3天,距今已有71周年。回味那战火纷飞的岁月和战役中及前后部分片段的实际战斗场景,使人心潮澎湃,思绪万千,无数英雄事迹可歌可泣,激励着一代又一代沙家店人民。

  1947年初,国民党蒋介石命令胡宗南集中28万兵力,对我中共中央所在地延安发动了疯狂的进犯。胡宗南扬言“半年解决共产党”。在敌人十倍于我的悬殊情况下,中共中央和毛主席决定放弃延安转战陕北。1947年3月18日晚,在国民党军队进攻延安的枪炮声中,毛主席和周恩来等领导同志从容告别居住了十年的延安,开始踏向转战陕北的伟大历程,这是党的历史上一次伟大的战略转移,也堪称中共和我军历史上的第二次长征。

  在转战期间,毛主席运筹帷幄以非凡的胆略和高超的智慧,从容指挥了全国各战场作战。与敌人巧妙周旋,多次化险为夷。在途经安塞王家湾,后到靖边青阳岔、小河村时,在小河村召开了前委扩大会议(即小河会议),研究了战略部署。后经子洲马蹄沟、双湖峪等地沿大理河过绥德北上,于1947年8月16日中央前委800多人经米脂县陈岔村进入佳县乌龙铺。国民党29军军长刘戡的4个半旅在转战陕北以来一直对毛主席一行穷追不舍,毛主席和党中央剑走偏锋,“不打败胡宗南不过黄河”,依靠有利地形和良好的群众基础与敌人周旋。8月19日毛主席转移在梁家岔村,在村民刘永升的黄土窑洞里住了4天,在这里指挥了震惊全国的沙家店战役。此前我西北野战军已肃清榆林外围守敌转入攻城,蒋介石急令整编第一军军长董釗、29军军长刘戡率8个旅向绥德、米脂急进,另以整编36师2个旅由靖边沿着长城经横山驰援榆林。

  按照计划,西北野战军于8月12日主动撤出榆林战斗,以小部队佯装主力掩护后方机关东渡黄河,野战军主力则向榆林东南、米脂东北沙家店周围隐蔽集结诱敌深入。胡宗南误认为西北野战军骤然撤围是“仓惶逃窜”,遂令董釗部守备绥德,刘戡率5个旅向佳县急进,整编36师2个旅未加修整和必要的后勤补给,经归德堡南下到镇川堡,8月17日刘戡部进至吉征店以南地区。国民党王牌军整编36师师长钟松以常打胜仗自居,气势汹汹,骄横轻“敌”,用2个旅驰援连续追击,经米脂县沙家店向乌龙铺方向孤军突进,西北野战军司令员兼政委彭德怀按照毛主席的指令,以一部钳制刘戡5个旅外,当即抓住战机,以西北野战军主力第一、二纵队、新编四旅、教导旅和绥德军分区所辖的四、六团布下天罗地网。8月18日将乌龙铺以北敌36师先头部队阻击,像布袋扎紧口子,将敌整编36师师部及第123旅、第165旅分割包围在沙家店、常兴庄、常高山、张坪、丰山、吴家沟、泥沟村为一圈的约20公里的多座丘陵山地内,像瓮中之鳖难以逃脱。我军前线作战指挥所就设在距离沙家店村五公里的老虎圪垯村的山上,敌整编36师师指挥所就设在沙家店区政府脑畔山后面的野狐梁到墓子梁附近。有老虎吃掉野狐子的寓意。从此拉开了沙家店战役的序幕。

  早在战役开始的前两天,我军从镇川堡沿金鸡河沟向沙家店周围几道沟的方向行进,我母亲正在院里的碾盘上碾公粮,忽见我村(常兴庄)前沟里进来解放军大队人马急速走来,仅在我村路过的队伍走了一天。后有解放军住在我院,有一个抬来的戴近视眼镜年龄稍大的长官说:“老乡们不要害怕,我们要在这里打仗,打胡宗南!”

  敌人被围后不敢在沟里住,全部住在我村门对面周围多座山上,山上的帐篷白汪汪的。由于敌人粮食奇缺,吃饭困难,白天像土匪一样下山在周围村庄搜抢粮食,捉鸡逮羊拉牛,追打的鸡飞狗跳墙……后来敌人的飞机从西安运来白面制作的锅盔用白布包裹投掷,有时分不清投在我军阵地。有的老乡在飞机投掷时手里拿一块红布朝天摇晃,也投下来了,打开包装后,锅盔还热热的。

  8月18日战斗正式打响。沙家店、常兴庄、常高山、张坪、丰山、吴家沟、泥沟村为一圈的二十多座山就是主战场。距我村山后五华里的狮子塄村就是我军的战地医院,我村门对面的青咀、前背峁、沙坬墕就是主战场之一。

  我军从我村山后四华里的寺沟经斗圪垯背坬陡坡上用骡子把大炮拉上来,在斗圪垯山上向我村门对面的青咀、前背峁、沙坬墕方向打炮,在榴弹炮、八二炮和轻重机枪的掩护下,我军分两路在我村山后经宽黄墕沟和八则峁沟冲出来,到我村过河。从宽黄墕沟冲出来的一路过河后向对面的长咀沟冲进去;从八则峁沟冲出来的一路过河后向牛家沟里冲进去。在号兵仰面朝天睡在地上吹出的冲锋号中,在长咀梁向西崖畔上轻重机枪的掩护下,战士们奋不顾身,飞也似的勇敢地冲上沟坬和沟掌西侧的山坬的敌阵地上,枪声、炮声、手榴弹的爆炸声和冲杀的呐喊声交织成一片,杀声震地。经数次反复较量,我军分几次先后冲上青咀山、前背峁和沙坬墕的敌人阵地。敌人飞机侦察后,战斗机向炸雷一样贴近山头扔炸弹,“轰隆隆”炸的地动山摇,硝烟弥漫;一个俯冲下来就是“喀嚓嚓”的一轮子扫射,战士们机智的趴身或向两侧躲去,仗打的很惨烈,双方伤亡都很重。尤其是我村门对面的青咀山上,我军组织精兵一天冲锋了九次,到天黄昏时才最后冲了上去,听到“杀杀”的拼刺刀声,杀声震天吼。经过几个小时的肉搏激战,终于占领了青咀、前背峁上去附近的几架山的高地。

  村前的战场上炮火纷飞,枪林弹雨,而在我村山后五华里地的战地医院所在的狮子塄村,除了随军医护人员紧张的抢救伤员包扎伤口做手术的伤面外,战地文艺宣传队员们吹拉弹唱说快板、拉二胡宣传鼓动群众的动人场面非常活跃,简直是另一番天地,充满着革命的英雄主义和乐观主义精神。

  与此同时,我军从常高山、丰山、吴家沟、泥沟、沙家店分几路向敌人阵地发动攻击。我军攻打这个山头的敌人,那个山头的敌人按兵不动。在我军利用有利地形强大的火力攻击下,打的敌人顾头不顾尾,顾左不顾右,四面来袭,狼狈不堪。乡亲们为了安全,带上干粮钻在山里崖窑、避雨窑、山水窜洞、草丛、桑把林、灌木林、高粱地、大树根底和沟壕里作隐蔽,对战斗场面看的一清二楚。

  从18日战斗打响到20日晚结束的三天时间里,都是白天打仗、晚上乌云密布,雷鸣电闪,多年罕见的特大暴雨从天而降,山洪暴发,天黑的伸手不见五指,由于敌人不熟悉地形和路线,从各个山沟里冲出来的洪水不知冲走多少敌人,真可谓天助我也。

  8月20日拂晓,战斗再次打响。盘踞在沙家店村野狐梁的敌人重兵把手,我军正面在各种火炮、机枪的掩护下组织冲锋过几次,终因敌人居高临下,火力密集未能攻下,我军伤亡惨重,硬攻很难取胜。后在指挥员们的共同参谋下,决定采取智取的办法。抽出一个营的精兵组成尖刀营统一换成国民党军队的衣裳,身带多枚手榴弹和冲锋枪,在敌阵地背后方向的沟渠上去,冒充敌军大摇大摆整队向敌阵地走去,像一把尖刀直插敌人心脏。敌人看到后以为是自己的兄弟部队的援兵来了,顿时战地欢呼雀跃。有的吹口哨,有的招手欢迎,有的大声喊叫。待我军战士快要走进敌人阵地时,敌人笑嘻嘻的问:“是哪个部队的?”战士回答:“你管老子是哪个部队的!”早已选好有利地形的我军战士在指挥员一声令下“打”,用冲锋枪一齐向敌群乱扫,把手榴弹摔向敌群,顿时敌人乱作一团,才知上当,把敌人炸的鬼哭狼嚎。这下分散了敌人火力,形成敌人腹背两面夹击态势,成功上演了“一点两面”的战术。敌人顾此失彼,经过几个小时的厮杀,我军成功占领了一个山头,其他阵地我军趁势猛攻,接着攻占了野狐梁。为攻打墓子梁的敌人站稳了脚跟打下基础,打通了攻打墓子梁敌人的通道,为攻打墓子梁敌人扫清了障碍。与此同时。从常兴庄、常高山、丰山、吴家沟、泥沟几个方向进攻的我军节节取胜,距离越来越近,把被围敌人的地盘挤得越来越小,只剩下墓子梁周围少数几个山头的敌人还在顽抗。彭德怀司令员兼政委命令我军全线出击,迂回包剿,在我军强大的密集火力攻击下,墓子梁附近的敌36师师部指挥所遭炮击,敌人电台被炸成几段操作人员被炸伤,指挥作战系统顿时失灵,各个阵地所剩少数残敌犹如群龙无首,被迫各自为战,全线崩溃乱作一团,兵败如山倒,被我军打的狼狈逃窜。敌整编36师师长钟松眼看整个战场已成败局,死亡惨重,无可奈何之下在身边卫士和部分残兵护卫下,穿上老百姓的衣裳化妆逃走。天到黄昏,战斗胜利结束。

  沙家店战役从我军伤亡1800多人的代价一举歼灭敌整编36师师部及两个旅6800多人,活捉了123旅少将旅长刘子奇、参谋长罗秋佩、165旅旅长黄廷耀、368团团长谢廷欧。缴获大批武器装备,其中大炮6门,迫击炮20门,六〇炮32门,机枪188挺,长短枪2086支,子弹60余万发,各种炮弹856颗,电台5部,骡马252匹,俘获大批战俘。

  西北野战军即第一野战军,是我军四个野战军中人数最少的野战军,只有两万多人,且装备落后,生活条件最艰苦,任务最艰巨,责任最重大的野战军之一,是保卫党中央毛主席所在地延安为中心的西北地区唯一的一支野战部队,堪称毛主席的警卫部队。毛主席在梁家岔的窑洞里指挥沙家店战役的几天中,彻底未眠。警卫员见他时而在炕桌上抄写电文;时而抽烟;时而在地上双手叉腰,低头沉思;时而弯下腰在灶台上看作战地图。8月20日晚上从前线传来沙家店战役胜利的消息后,他才双臂向上伸展了一下,长出一口气,脸上露出微微笑容。

  沙家店战役结束后,周恩来副主席说:“毛主席在世界上最小的窑洞司令部里指挥了世界上最大的人民解放战争。”同时毛主席、周副主席和任弼时等其他领导同志在彭德怀司令员的陪同下,骑马从佳县梁家岔出发亲自到沙家店战役主战场视察了歼灭敌36师的战地现场。毛主席说:沙家店这一仗确实打的好,对西北战场有决定意义,最困难的时期已经过去了,用我们湖南话说,陕北战争已经“过坳”了。并自言自语夸奖说:“谁敢横刀立马,唯我彭大将军!”

  沙家店战役的胜利,粉碎了国民党蒋介石对延安和陕甘宁边区的重点进攻,彻底扭转了西北战场的局势,也扭转了全国解放战争的形势。是我军由战略防御向战略反攻转移的转折点;是转战陕北胜利的立足点,标志点;也是我军走向解放全国的出发点。为取得全国解放战争胜利奠定坚实基础。大大鼓舞了我其它解放战场将士军民的士气和夺取胜利的信心,有力地配合减轻了其他战场的压力,也为我军取得解放战争的胜利添补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在我军战争史上谱写了光辉的一页,永载史册。

  沙家店战役的胜利,使一个曾不见经传的小镇成为闻名遐迩、震惊中外,名声远播的名镇和红色旅游圣地,使它在地图上成为闪耀的亮点。

  从此,毛主席于当年10月10日发出“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的伟大号令,吹响了灭亡“蒋家王朝”的进军号,我西北野战军从此剩勇追穷寇向南追击,先后取得青化砭、蟠龙、宜川等战役的胜利。在宜川县瓦子街的土寨子里将胡宗南部29军军长刘戡击毙,在宝鸡战役后解放兰州,直到解放大西北。

  沙家店战役中,沙家店人民踊跃报名参军,积极支前。他们无偿捐献军补、抬担架运伤员、做军鞋,支援部队前线作战。1947年米脂县一年征兵三次,交了七次公粮,为沙家店战役胜利做出了贡献。仅我村常兴庄一次报名参军16人,当天报名,当天或第二天随部队上前线。当时每户人家有两个青壮年男子参军一人,三个的参军二人,有的兄弟六人参军四人,有的15岁就参了军当勤务、卫生员。后来前线用人紧急,我村一名村干部丢下妻子和几个幼小儿女,只身充军上了前线。父母送儿子、妻子送丈夫的场面动人。剩余的男人组成担架队在枪林弹雨中抬担架运伤员,部队打到哪里,就支援到哪里,有的一直跟随部队南下直到宝鸡、兰州解放。

  共产党员、沙家店村村干部折云凯为了保护好沙家店粮站转移后的粮食,以防漏洞,村前村后反复检查,在他最后一个离开村子时,由于被人告密,被敌人拉扯走。一个戴大盖帽的敌军官厉声问:“谁是共产党,粮食在哪里?”他斩钉截铁地说:“我是共产党,粮食在那不知道!”敌人拳打脚踢,严刑拷打,打的遍体鳞伤,血肉模糊,口鼻流血,他始终守口如瓶。敌人说:“妈的屁,毙了你!”他坚贞不屈,丝毫未暴露存放粮食的地点,后壮烈牺牲。表现了他忠诚于党,不畏强暴的大无畏精神及一个共产党员的高尚情操和崇高气节。最终保住了粮站疏散的所有粮食,为我军前线作战提供了充足的后勤保障。

  在配合部队作战中,涌现出折多富、折多雄全国民兵英雄。有的民兵战场上头被子弹穿破,腿部受伤,鲜血直流,任坚持射击,摔手榴弹冲向敌阵。有的民兵被敌人炮弹炸的肚皮上开了个洞,肠子也漏了出来,用手把肠子填进肚皮,端着枪口里大声喊:“不把胡儿子消灭掉,死也不下战场!”冲向敌群……

  沙家店战役结束后,沙家店区、乡、村干部组织民兵打扫战场。在整个主战场的梁、峁、沟、坬上到处都尸横遍野,血染山河。这个坬上躺几个,那个梁上躺十几个,那个沟里躺几十个,有的尸体堆成一摊……天气炎热,蚊蝇叮咬乱飞,气味难闻,狗啃的眼睛都红了。常兴庄、张坪村的河水红了,泥沟村河里的水红了,沙家店金鸡河的水红了……民兵们开始单个掩埋,后因尸体太多,时间紧,太费时来不及单个掩埋,就干脆挖个大坑,一下埋进去几个、七八个,还有极个别的尸体只在肚子上撂了两铁锨土(当然最后也掩埋了)。山地的崖畔旁、墕口上打过轻重机枪的地方铜炮壳子掉一摊,能捡半筐;飞机扫射后的残骸和丢弃未爆炸的美国手榴弹到处散落一地。老乡们捡回多枚手榴弹把里面的炸药排除掉,让孩子们摔,当玩具耍。有的用来在石钵子里捣调料当锤子用。直到今天,我小时捣调料的手榴弹锤子还在用。有的在扫射炮残轮的一头装上木把子打狗。扫射炮未爆炸的和残骸轮子直到第二年春季农民耕地时土里时有翻出来的,稍不注意就把犁铧打烂了。

  在捡回的未爆炸的扫射炮、手榴弹中,有的乡亲在排除炸药过程中时有伤害事故发生,被炸伤的不少。我五爷自称是排除老手,一天在亲戚家见到耕地翻出来未爆拿回的扫射炮,他说他会下啦,他在炕上排除,围观的孩子有一群。突然“咚”的一声爆炸了,扫射炮向炕洞子里打进去了,吓的一群孩子惊慌失措,胆战心惊,幸亏没有伤及孩子们。他的右手炸掉4个指头,只留下一个食指也残缺,骨头外露,鲜血直流,人已疼的休克不懂人事。在当时乡下缺医少药的情况下,只能用土办法包扎止血,后感染,骨头外露不得痊愈。后听说毛主席住在杨家沟有好医院,几个人长途跋涉100多华里用担架把人抬到杨家沟,经手术治疗后终于脱离生命危险。

  战时我家院里是我军的灶房之一。战后家中人回来见碾盘上和石床上堆的全是战士们来不及吃饭剩下的小米绿豆干饭,苍蝇乱飞。我家的两扇门不见了,后来我父亲在沟里寻的一扇,在山后四华里的寺沟里寻的一扇;大伯母家只剩下一扇门;二伯母家两扇门不见了,都是战场上抬伤员用了。二伯母家晚上因没有门扇,好多天睡觉时门上堵个大柳筐。二伯母说:“为打胡宗南,人家把命都舍上了,用咱们的门扇救伤员那算个甚!”类似情况屡见不鲜。

  回味71年前沙家店战役及前后几个片段中的部分实际场景,我深深感到,沙家店战役之所以能取胜,最主要的是因为有毛主席的英明领导和他高超的智慧、卓越的军事指挥才能、将士们英勇作战这一人的因素,验证了毛主席决定战争胜负的因素是人不是武器这一论述的正确性,打了一场全民皆兵军民团结的人民战争;其次是陕北独特的丘陵沟壑区的有利地形便于发挥我军的优势;再次是因为有良好的群众基础。因它是正义的战争有人民的支持,代表了最大多数人民的利益和意愿,得民心顺民意,得到人民的拥护,得道者多助。概括起来就是天才的指挥、有利的地形和人民相助的结果。

  沙家店人民是英雄的人民,是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人民。他们为沙家店战役的胜利付出了巨大的牺牲做出了卓越贡献。目前在沙家店烈士陵园里掩埋的烈士仅是其中的极少数,更多的是无名烈士至今长眠在沙家店地区的黄土高坡上,他们牺牲后连姓名也没留下,成为一大遗憾,仅我村常兴庄牺牲5人。在此我代表沙家店人民向沙家店战役中牺牲的烈士们和无名烈士们表示沉痛哀悼和深深的缅怀,对其家属表示崇高的敬意和慰问!他们的英名永远记在沙家店人民心中,沙家店人民永远不会忘记,祖国人民不会忘记!愿他们的在天之灵含笑九泉!

  今天我们纪念沙家店战役胜利71周年,一是要感悟到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是无数烈士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从而应更加珍惜当前的大好时代。二是要弘扬沙家店战役期间不畏艰险、顽强拼搏的沙家店战役精神,永葆团结奋斗、无私奉献的民族气节。用当年老前辈打胡宗南的勇气、凝聚力、向心力永远跟党走,紧密团结在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锐意进取、砥砺奋进,攻坚克难,认真做好脱贫奔小康和美丽乡村建设工作,让红色老区人民尽早脱贫。让沙家店的山更绿、水更清、生态环境更优美!

  最后愿红色老区沙家店的人民生活过得更美满、更幸福!

  


(作者:常春耕,米脂县人民政府办公室退休干部,米脂县退休干部第二党支部委员)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黄河洪水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