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2016-06-28 17:12:35   来源:   点击: 【字体: | |

  我在米脂生活了六十多年。每天走路。路越走越好,人越走越老。

  上学时,我从十五岁开始,与一块的同学,相伴而行,到米脂中学读书。每次都是开学时到校,放学后回家。都要徒步行走两天,翻七架山,走一百四十里山路。当时年龄小、个子低,行走十分劳累吃力,常常是走得脚上打起泡,晚上住在旅店,疼得饭也不想吃。为了念书,就选择苦苦挣扎了六年。

  在工作后(57年下半年),我被分配在米脂桃镇民办中学(后迁至杨家沟)任教师。都距家中一百来里路,每次开了学步行到校,放学后步行回家。来来回回,往返数年,都是行百里路而至。也够累的。

  六一年三月,因民办中学停办,组织上调我到县委工作。好不容易进了城,有回家坐车的条件了,但也不方便。要回家坐车,必须赶头一天到绥德,住一晚旅店,第二天再买票坐车到半路上(西山)下车,再步行三十里,才能到家中。

  后来,自绥德县至刘家川(红狮子岔)通车后,为了一天能到米脂,我每次动身必须赶早晨八点半到达刘家川等车。这样可一直坐到绥德,再倒车买米脂票,赶下午便到米脂。但是,我每次必须在凌晨两点动身。记得有一回,刚过旧历年,赶正月初八要到单位上班。我赶两点多在家中动身,走在刘家沟后面的李家岩,天黑得什么也看不见,只看见河滩上一片白压压的冰雪。河两岸都是住户。由于我走路的脚步声被狗听见了,一个一出声,再的一齐出动向我撲来。到底有几条狗,我也看不清楚。我左手拿棍挡,右手在地上抓起石块摔出去打,虽打不在狗身上,但在冰滩上发出哈啦啦的响声、连摔了三个,把狗都吓跑,真够紧张的。还有一次,我在米脂带女儿回家,为了一天能回去,我决定改坐米脂开往佳县螅镇的车。螅镇与吴堡县的岔上相距不到五里,全都是人行小道。有一段完全是一道石崖、只有一条窄路,下面是黄河波涛翻滚的大水。为了安全,我首先把女儿背过去,让她站好不动、再返回把行李拿过去,到了岔上还要步行三十里才到家中,确实够累的。就这样来来回回坚持了十多年。

  再如下乡,差不多都是徒步行走。我亲眼见王彦城当县委书记时,因行走不便、骑着骡子检查工作。六五年我在高渠公社高硷大队蹲点时,时任米脂县委书记常锦城,也是在公社党委书记杜城根陪同下徒步行走检查工作的。整个县委的人徒步下乡是经常多。记得我因工作需要,一次从县委出发,头天走到高渠,第二天走到沙店,第三天走到海会寺(现在的李站)。办完事要从海会寺一天回到县委,为了路上不受饿,当时海会寺党委办公室文书惠振斌特意给我蒸一个五两重的白面蒸馍,装了一瓶白开水。我打早动身。赶中午步行到镇川(六十里路),在食堂饱餐一顿,继续再走三十里路回到县委。一天九十里走得我腰酸腿困,筋疲力尽。

  从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随着社会的不断前进,事业的不断发展,在各属各级党政领导的重视下,交通面貌不变。现在米脂县不仅乡乡村村通了公路,而且还修通了铁路。就拿我回家来说,当佳县通往吴堡的公路就有几条,螅镇到岔上完全贯通、从佳县坑镇过去的“大善”至吴堡县宋家川修通了一条纵贯吴堡南北的公路,在米脂坐车只用三四个小时即可回到家中。更方便的是,自青银高速公路通车后,我从米脂动身、在绥德四十铺下面上面上高速,到吴堡辛家沟下高速至回家。只用一小时即可。这些都为人民群众出行、生产、工作等创造了极好的条件。无论去哪里,只要把车一坐,即刻便到。

  记得有一次我去榆林看病,坐汽车返回时,公路平的,阳光暖洋洋的,路旁边林草绿油油的。汽车沿北路行、大车相向鸣笛而驰,如同巨龙,奔腾不息。

  凡此种种,都激起我发自内心的感慨:共产党好,共产党为人民办得好事千千万万。共产党为人民修得路越走越宽广、越走越畅通、越走越长远。

 

 作者:贾鹏飞   米脂县退休干部 

(米脂县委老干局供稿)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夕阳心犹壮 晚霞映山红——记原米中校长,退休干部第五党支部书记薛开堂同志
下一篇:米脂县:庆“七一”老年人体育比赛胜利落幕